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心黑如墨没有肝,黑虎守护墓地草有毒,这是张献忠还是毒手药王?

未知 2019-10-01 14:50

“张献忠屠川”一说,主要来自清人张廷玉等主编的《明史》和乾隆二年进士、翰林编修彭遵泗所著《蜀碧》等笔记。《明史》中的张献忠“共杀男女六万万有奇”,当然是吹牛不打草稿抹黑洗白不动脑子。按照这个说法,清朝鼎盛时期的人口被张献忠杀光了都不够,也没法解释清军为什么用了整整四十年年才占领四川——张献忠死于顺治三年(1646年),康熙二十四年(1685年)四川战火方熄——难道八旗劲旅是在与“阴兵”作战?

至于《蜀碧》的记载就更离谱了,因为那里面说张献忠心黑如墨没有肝,黑虎守护的墓地杂草有剧毒,这样的记载让人禁不住产生怀疑:这里埋的是张献忠还是毒手药王?

在说张献忠屠川真伪之前,咱们还是来介绍一下几乎每本玄幻武侠小说里都会出现的“毒手药王”。这毒手药王在不同的小说中有不同的形象,一般都是以反派形象出现,他们的特点就是相貌丑陋性格孤僻满身剧毒,其中最有名的就是《雪山飞狐》和《飞狐外传》里的两任毒手药王无嗔大师和他的师弟石万嗔。无嗔大师好像还有点医生风范,石万嗔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毒人,胡一刀胡斐父子都着了他的道。

《蜀碧》中的张献忠比石万嗔还毒:“百姓剖献忠尸,见其心黑如墨,或传其心扁而无肝。”“埋尸处,丛草如棘,误触之,辄成大痈。”“又常有黑虎守坟,噬人,人皆远之。”

看了这三句话,清廷是要给彭遵泗加鸡腿的:“编《明史》的那帮读书人都不如你想象力丰富!”其实不但清廷要给彭遵泗加鸡腿,此公就是活到现在,写网络玄幻小说一定出名,要是闹个鸡眼观察之类的名字,也能赚大把美刀。但是这记载不合常理:即使是猪心牛心,放久了也会变黑,但是扁扁的心脏、没有肝,张献忠是怎么活下来的?他没有肝又怎么喝酒?吃家常便饭怎么没把他毒死?

至于埋葬张献忠的地方会长有毒的草,碰上一点就会长疖子,这就不能不让我们怀疑:街边山沟常见的带刺荨麻,碰一下就火烧火燎地痛,那下面是不是也埋着大恶人?

最后“黑虎守坟”,就纯粹是玄幻小说笔法了——不知道周某人看到这条记载,会不会拎着照相机去守候,一边一雪“造虎”的冤屈。我们宁可相信周某真的见到了老虎,也不会相信张献忠真的有黑虎守坟,因为到最后连清廷和彭遵泗本人也会踌躇:这是蓄意抹黑还是神化洗白?晚上这条鸡腿该不该加?

笑话说过,咱们还是言归正传,说说张献忠屠川的另一大证据,这个证据已经被推翻了:七杀碑文字中充满悲天悯人的智慧,被改动了一些文字,就成了“张献忠嗜杀的佐证”。“天生万物与人,人无一物与天,杀杀杀杀杀杀杀。”“天生万物与人,人无一物与天,鬼神明明,自思自量。”读者诸君猜一猜哪一个是张献忠的手笔?这里笔者要很遗憾地告诉一些人:有实物为证,后者才是张献忠的“圣谕碑”。

回过头来再看看《蜀碧》的记载,在那本书里,唯一有张献忠“圣旨”实物为证的,是一个吃荔枝的故事。

这件事连彭遵泗也说是真的,因为他特别注明:“伪诏,资阳有人藏之,今存”。张献忠之所以“下诏”,是因为张献忠治下的夹江县令(按照清人规矩,称之为伪令)王某,送给了张献忠一些新荔枝。

按照当时的运输条件和食用方法,王县令很细心:“剖其中,渍之以盐”。也就是剥好了皮泡在淡盐水里,估计是怕张献忠吃了上火——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这么吃荔枝了。笔者是北方人,很难吃到新鲜荔枝,总觉得它有一股怪味(可能是不新鲜了)。

张献忠一看盐水荔枝,勃然大怒,马上派自己的贴身侍卫王珂去夹江县“取了那厮首级”。王珂前脚刚走,后面就有人替王县令说好话了:“王县令是个乡下人,也不知道荔枝应该怎么吃(是谁不会吃?),但是他进献荔枝也是一番好意,罪不至死。”

张献忠一想也对:“你说的是,即传旨去!”于是有了那个措辞比较搞笑又被收藏起来的圣旨:“奉天承运皇帝诏曰:‘王珂你回来,饶了夹江那个龟知县罢!’”

杀一个知县尚且如此“反复无常”,我们真不知该说张献忠残忍嗜杀还是知错就改了。当然,张献忠屠川,似乎也是“空穴来风,非是无因——朽株难免蠹,空穴易来风。”张献忠长时间在蜀中作战,杀戮是少不了的,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江口沉银了。

但是就此相信川人已经被张献忠杀光,那就上了清人的大当了:用重口味笔法描述张献忠屠川(正常情况下《蜀碧》出版不了,被扫打而不冤枉的),这样可以有效转移黔首注意力,让大家忘了剃发易服,忘了扬州嘉定。然后才能看《康熙微服私访记》《乾隆下江南》并相信他们不是奢靡无度劳民伤财,而是体察民情爱民如子,最后撅着小辫子哭着磕头:主子爷圣明……

标签